搜尋詳細內容頁面
*
正題名金石昆蟲草木狀
拼音題名Jin dan kun chong cao mu zhuang
作者姓名(明)文俶繪
四部類目子部-藝術類-書畫之屬-畫譜
序跋者(明)趙均手寫序文及目錄
手書題記者張鳳翼
楊廷樞
徐{224755}
手書題記(明)趙均手寫序文及目錄, 文從簡手寫標題, 張鳳翼、楊廷樞、徐{224755}各手書題記
收藏印記「國立中央圖/書館收藏」朱文長方印、「明善堂/覽書/畫印記」白文長方印、「怡府/世寶」朱文方印、「張鳳/翼印」白文方印、「象/風」朱文方印、「宮保/尚書」白文方印、「楊廷/樞印」白文方印、「南京/解元」朱文方印、「徐{224755}/之印」白文方印、「勿/齋」朱文方印、「趙均/之印」白文方印、「靈/均」朱文方印
版本明萬曆四十五年(1617)至四十八年(1620)彩繪底稿本
卷數二十七卷
裝訂線裝
出版年(中曆)明萬曆45-48年
出版年(西曆)1617-1620
共同創作者姓名(明)文從簡手寫標題
數量12冊
圖像彩圖
高廣(匡24.5 x 17.5公分)
書號06921
索書號307.27 06921
登錄號06921
來源古籍影像檢索資料庫
現藏者國家圖書館
現藏者國家中華民國
手書題記朝代(明)
(明)
(明)
手書題記創作方式手書題記
手書題記
手書題記
題跋釋文 金石昆蟲草木狀二十七卷 明文倣女士繪 明萬曆四十五年至四十八年彩繪底稿 本 明趟均手寫序文 張鳳翼、楊廷樞、徐汧各手書題記 (06921) 金石昆蟲草木狀敘。夫金石、昆蟲、鳥獸、草木,雖在在有之,然可儲為天 府之珍,留為人間之秘,又能積為起居服食之所需、性靈命脉之所關係者,則惟 深山大澤實生之、實育之,第吾人舉足不出跬步,即遊歷名山,而蟲魚草木得其 偏而遺其全者亦多有之矣。嘗閱勝國鄭氏通志,謂成伯嶼有毛詩草木蟲魚圖,原 平仲有靈秀本草圖,顧野王有符瑞圖,孫之柔有瑞應圖,侯亶有祥瑞圖,實師綸 有內庫瑞錦對雉羊翔鳳遊麟圖,又于符瑞有靈芝玉芝瑞草諸圖,今皆逸而不傳 矣;若嵇含南方草木狀,則有其書而無其圖者,碎錦片璧,將何取邪?此金石昆 蟲草木狀,乃即今內府本草圖,彙祕籍為之;中間如雪華、菊水、井泉、垣衣、 銅弩牙、束璧土、敗天公、故麻鞵,以及陶冶鹽鐵諸圖,即與此書不倫,然取其 精工,一用成案,在所未刪也;若五色芝、古銖錢、秦權等類,則皆肖其設色, 易以古圖;珊瑚、瑞草諸種,易以家藏所有,並取其所長,棄其所短耳。與今世 盛傳唐慎微氏證類圖經判若天淵,等猶玉石。余內子文傲,自其家待詔公累傳, 以評鑒翰墨,研精細素,世其家學,因為圖此,始于丁巳,紇于庚申,閱干又餘 日,乃得成帙,凡若干卷,雖未能煥若神明,頓還舊觀,然而殊方異域、山海奇 珍,羅置目前,自足多矣!余家寒山,芳春盛夏,素秋嚴冬,綺谷幽巖,怪澠奇 葩,亦未云乏,復為山中草木蟲魚狀以續之,如稍經世眼易辨、繪事家所熟習 者,皆所未遑也,務以形似求之,物各有志,志各以時,俾後覽觀,案圖而求, 求易獲耳,亦若下卷,附之簡末‧ 萬曆庚申五月既望,趙均書于寒山蘭閨‧ 兄子方耳,知余夙有書畫之癖,出其所藏趙夫人畫金石昆蟲草木狀示予。其 為冊十有二,為幅千有餘,靈均為之序述而紀其目,彥可為之標題而指其名,一 則用墨,一則用硃,序目之書法遠追松雪,近擬六如,而標題之點畫遒勁,繇待 詔而進于率更,二者已據絕頂。趟夫人,彥可之女,作配靈均,幼傳家學,留心 意匠,扇頭尺幅,求之經歲,未易入手,及其于歸趟氏,探宋元之名筆而技益 進。是冊告成,三歷寒暑,于畫家十三科可謂無所不備矣!予雖酷嗜圖畫,能言 其意,然觀是冊,而欲即其得力之處一一為之頌揚,將以為道子之龍、寧王之 馬,則生霧袞塵足以盡之,而是冊不止此也;將以為董羽之水、韋偃之石,則銀 河青嶂足以概之,而是冊不止此也;至於黃筌之輕色寫生、摩詰之得心應手,亦 泥于花木之一家,而不及乎他也。繇是言之,品評其畫,猶非易易,況於宇宙之 內,隨舉一物而肖其形,又無不各極其精妍耶?以閨門之秀而有此,誠堪與蘇若 蘭之織錦、衛夫人之書法並垂不朽矣!方耳以千金購得之,人以為用價過昂,自 吾視之,直若以一粟一麻而易夜光之璧也,千金易得,茲畫不易有,況又有靈 均、彥可之筆相附而彰耶?三絕之稱,洵不誣矣!方耳寶之,龍泉太阿之氣,不 能禁其不達斗牛,善以守之,雖有雷豐城,無如我何也。辛未十月上浣,鳳翼 題。 張與趟,年家也,方耳、靈均,又年家兄弟中之甚厚者‧靈均夫人畫金石昆 蟲草木狀甫畢,四方求觀者,寒山之中若市,名公鉅卿咸願以多金易之,靈均一 概不許,恐所托非人,將致不可問也‧獨方耳有請而不拒,不惟不拒,且欣喜現 于辭色曰,昔顧長康以所畫寄桓南郡,南郡啟封竊去,謬以玅畫通靈為解,今而 後庶幾可免此誚也。夫方耳以其拒他人而不拒己也,酬之以千金,及靈均身後, 為之營其喪葬、報其夙憤、卹其弱女,又費五百餘金,峩雪曹太史為方耳作義士 傳以誌其事,余亦有詩贈之。茲因方耳以趟夫人畫倩予題一二語,聊復及之。若 夫色工意象之妙,君家大司馬公言之詳矣,予復何贅?崇禎壬申五月既望,吳趨 楊廷樞維斗氏題。 詩為有聲之畫,畫為無聲之詩,昔人言之,人皆知之,而有未盡知者,謂詩 之能寫其景,畫之能得其情也,若是,則肖物之畫非景,詠物之詩非情也,抑豈 知物之有形有質者,皆其不可變者也,詩之描摩刻畫者,皆其不可易者也,昔人 言之,未嘗不盡其意,今人解之,得其一而失其一矣。張子方耳,以家藏趙夫人 畫命余題跋,其筆法之精工,大司馬象風公暨吾友維斗言之詳矣,而未有言及此 者,予故特舉以標于首,後之學者,倘有志于格物以致其知,坐一室之中如涉九 州四海之廣,其必觀此而有得也夫。勿齋徐汧題於清淨園林之秋水閣。